听风澜雨℡

我觉得我最近挺杯具的

小三爷生日快乐❤️❤️❤️

临光不会是bg。。。。接受不了注意避雷

临光2(胡言乱语)

下周考试,现在作业还没有写完,但我还是先码了文,第三章可能要等到放假去了。(说的好像有人看你写的一样,滑稽.jpg)
and这章懒得改了,我先写作业,有空再改改。很多地方是瞎扯的,哪里有bug请告诉我,我会认真修改(说的好像有人看你写的一样)

---------强行分割线----------

第二章 自述

我先自我介绍一波。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名叫叶良辰,啊不对是张祁涵,这名字不得不说取得十分随意,祁有“多”之意,涵即为包涵,不就是多包涵吗?对此我表示:[emmmmmm.jpg]
不过“祁涵”原本是“祁寒”,意为“严寒”,原是因我在寒冬中出生而取,据说那天是这地方百年来最冷的一天。南方地区很少见大雪,那次却反常地下了三天三夜,地面积雪竟达一米厚。最最奇怪的是,我身处的这个小三线城市是受影响最严重的,毕竟说起来这个城市,基本不会遇到什么太大自然灾害,很大的灾害都是百年一见的那种。
关于这件事,我曾经十分好奇过,也专门查过很多资料,问过很多老人,还跑过市图书馆去询问能不能查以前的旧报纸,但是管理员可能见我年龄有些小委婉拒绝了我。
那次大的降雪是由寒潮引起的,那年的寒潮很强,全国普遍迅速降温,多处刷新当地气温最低记录。恰逢当时来自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夏季风弱,强盛的冬季风一举南下,南方比往年不知道冷了多少。这是对于当时情况在网络上仅能查到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涉及范围太大而我这小小的三线城市仅仅在众多地名中被提及。
我问了老人,老人们大多都是形容当时的雪有多么多么大,以及他们一生仅仅见过一次等等,闲聊的内容很多,但没有对我有用的,更没有我希望的什么特别奇妙的事情。人总是希望自己能与众不同,我当时就是,还以为自己能吹大半辈子的牛皮,结果就这样没了尾声。我渐渐对这件事也没了兴趣。
扯回来,后来将“祁寒”改成“祁涵”,一是“祁寒”有些不像一个女孩子的名字,二是我父母取名的时候问了一位算命先生,说白了就是江湖术士。我妈跟我讲的时候还特地说了那先生挺年轻的都看不出来他是算命的,她原本不是很相信,但她不久就看见另一位看起来“很靠谱”的一把白胡子的老·算命先生对那年轻的先生毕恭毕敬,她也就放了心。之后那年轻先生特意交代我妈要把我名字的“寒”字换了,换成什么字都可以就是不能用“寒”,然后到了我18岁再换回来,我父母当然照做。江湖术士就是江湖术士,估计这“特殊的一卦”,讹了我爸妈多少钱。
中二都是以前,还是那句话,人不中二枉少年。我现在很有b数,不膨胀。我也就这么普普通通,生活也就平平谈谈,我爸是普通的职中教师,我妈是普通的家庭主妇,我是一名普通的初二学生。顶多,我可能就比同龄人明白事一些,心眼也多些,这个说起来故事也很长,不赘述。
我圈子很小,家附近的小时候的玩伴,小学同学,初中同学,混二次认识的,混圈混二次的大多都是泛泛之交,有些关系再要好,也有距离隔在那,我年龄较小,那距离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说起来心里又是一个疙瘩。
我不过一个无名小卒,昨天晚上的梦虽然无比清晰,我从来没有对一个梦记得这样完整过,但记得再清楚都是梦,当不得真。“你活在梦里,生活确是现实的,有许许多多的担子最终会是你独自面对的”,这是我很早就意识到的。
说着说着,不免有些说到自己心里一直在意的东西,对于一位素未谋面的人诉说自己有时反而没有什么心里负担。
我想我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带上了一个“笑脸面具”,总是笑着,看起来没心没肺,处处压抑着自己的负面情绪,这样活起来很累,但如果其他人没有发现,那他们会感觉很舒服。面具戴的太久了就拿不下来了,我从一本小说上看来的,大概意思是这样,说的挺对的,像我,我自己都常常分不清那个开朗的女孩是不是真正的我。
所以,万一我哪天黑化了。

不~要~害~怕~哦~

好吧,上面三段话是瞎扯的。我还是那个逗逼+移动表情包+吐槽星人[尔康手]
日常胡扯(1/1)

继续说,那个梦我虽然觉得有趣,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不久就抛之脑后。之后的日子,还是家里-学校-家里三点一线,一切都仍是平凡的。
我忘了这个梦,至少在那天之前是这样。

临光1(胡言乱语)

1.我相信没有几个人看到的。
2.考试前浪的飞起的产物。
3.从来没有用过LOFTER,有点虚。
4.我文笔不好,见谅。
5.我自己也不知道雷不雷。
6.如果有看了的请告诉我一声,我会继续码,哪里有不好之处,请告诉我,请多多指教!
7.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吐槽。。。要不是忍住了,估计一篇都是自己吐槽自己(虽然这篇也差不多了(我不听!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强行分割线-----------

第一章 蛤???

没有光,入眼皆是黑暗,我什么都看不见。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心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似乎为了响应这句话,不知从何处打来一束光,照亮了四周。
好吧,我仔细一看是从我身体里透出来的,此刻我觉得我真像一盏人形灯。
这点亮光然并卵,我看这墨黑一片有在看深渊的临视感。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深渊眨眼了,我看到了一双眼睛平静如水,它再眨一次就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的轮廓,第三次眨眼,一个高我大约30CM(那就是180+啊),阳光帅气的小哥哥就站在我面前。嗯,又是一盏人形灯。
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我不应该胡思乱想,东想西想,异想天开,想入非非,思维发散,神经错乱,语无伦次(好像越来越怪??)鬼知道我再想下去还会发生什么。欸,等会,我是不是活在梦里,怎么哪哪都透出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我赶紧掐了自己一下。“哦天那痛死了!”我惊呼了出来。看来下手太黑也不好(掩面捂嘴情不自禁来了段B–box)。
“老朋友,好久不见,没必要这么想我,这么激动啊~”他笑中带点戏谑。
哦,天哪,刚才阳光男孩、邻家大哥哥的形象都是错觉,现在只披着人皮的狼才是本性吧!还有谁跟你是“老朋友”了?我都没有见过你还“好久不见”你说“久仰”才更适合吧,毕竟本天才这么厉害ヾ§  ̄▽)ゞ。并且我哪里激动了蛤????很迷欸,我不过就是内心活动丰富了一点吗,搞笑欸(台湾腔请自行脑补)想到这我才想起来我似乎还晾着什么人。
“哦哦哦,抱歉抱歉。这位道友,贫僧近日土吃的略多,记忆有点混乱,不识道友,见谅见谅。”我笑吟吟,慈祥和蔼地望着他(大雾
“记忆没了,但还是老样子,你的吐槽声大得我要聋了。现在,听我说,OK?”他从戏谑到面无表情的翻脸速度已经比火箭还快了。
他也没管我有没有认真听,直接巴拉巴拉说了下去,还是面无表情的:“我是卿,你现在丢了一些东西,所以我就来了,被你召唤回来的,我是你又不是你,但是从我站在你面前开始,我们两个灵魂就要共用一个肉体,准确说是两个,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你现在可以暂且当现代玄学来看,略过不谈。我会一直帮助你。至于其他的,我相信你能自己摸索以及你的潜意识会告诉你的,全部由我自己来说未免有些太无趣了。最后一句话,我相信你的接受能力。”
他说的挺准,我还真没感到不可思议,我就是有点小激动。(暗搓搓搓起了手)拯救世界的任务就要交给我了吗?!!毕竟我也是梦过自己成为hero的sao年郎,人不中二枉少年啊!(骚年你没觉得你忽略了什么东西吗???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颇有些无语:“不要多想,拯救世界的使命没那么轻易让你接受。这只跟你和你身边的有关而已。”
我摸了摸鼻子,突然觉得膝盖有点痛。
然后,我就醒了。
被该死的闹钟吵醒的。
腿在关闹钟的时候还抽了一下。








(倒着的微笑)